美前众议长批马主义害惨中国人中美贸易战中也有体现?

2020-07-30 作者: 围观:314 23 评论

美前众议长批马主义害惨中国人中美贸易战中也有体现?

在中共领导人为马克思招魂之际,前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Gingrich)指出,所有支持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人都忽略了人类为此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中共等的暴政集权控制,导致人们撒谎和欺骗。在中美贸易上,中共也是如此耍花招,到目前为止,美国还不清楚中共所说的“成果”具体是什幺。美国谈判方自罗斯部长到达北京后就未对媒体发表评论。而中兴问题上,也能看到极权暴政下,中共企业的撒谎事实。

美前众议长:拥立马克思主义对中国人来说是悲剧

《福克斯新闻》(FoxNews)发表了金里奇的评论文章《中国拥护马克思主义对其人民来说是悲剧》。大纪元和看中国都翻译了此文。

文章说,德国人卡尔·马克思依然被中国共产党称为是“现代最伟大的思想家”,然而,所有的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都忽视了马克思主义让人类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今天,中共将大数据跟马克思主义结合。中共在建立一个公民信用系统,在这个系统下,中国人受到严密监控,中共根据社媒活动、是否爱党等行为为中国公民打分。低分数的人可能被禁止坐飞机、坐火车,子女被禁止上好学校。

金里奇说,如果中共领导人将马克思主义放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之上,这将是中共暴政一个可怕的实验。马克思主义的实验从来没有一个好结果。

美前众议长批马主义害惨中国人中美贸易战中也有体现?

金里奇说,集权控制导致人们撒谎和欺骗。撒谎和欺骗导致国家领导人要求更多的秘密警察、更多的规定、更多的惩罚。这样的系统导致恶性循环,人民被少数人的权力牺牲。

这就是马克思的遗产。金里奇劝告中共领导人,在将中国带上暴政加深之路之前,应该仔细研究、认清马克思主义的真面目。

除此之外,金里奇说,弗拉基米尔?列宁以马克思的名义建立了苏联,这个警察国家造成了数百万人死亡。当约瑟夫?斯大林接替列宁担任苏联最高领导人之后,历史事实证明他更加得冷酷无情,并致力于大规模清洗和杀人。

毛泽东则是他们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中杀人最多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了将他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中国社会及人民,为此毛泽东杀了数不清的中国人,至少有数百万人被无情地牺牲掉。

菲德尔?卡斯特罗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作为指导思想,将一个繁荣的古巴变成了一个悲惨的警察国家。

利用马克思的分析和言辞,列宁试图为建立一个由秘密警察控制的专政国家制度合理性进行辩解。因此,在数年的时间里,列宁拥有极大的权力,并开始锁定、折磨和杀死反对他的批评人士。

列宁去世之后,斯大林建立了他自己的中央集权制度,以更残酷的方式去“改进”苏联国家制度。据历史资料记载的数据显示,斯大林统治苏联的时期,实施打击中产阶级农民政策就导致数百万人死亡。

希特勒研究了列宁和斯大林所建立的苏联警察国家模式之后,他从中模仿并建立了自己的极权主义,当时的德国盖世太保就可以看到很多苏联克格勃的影子。

金里奇指出,美国左派学者一直对马克思主义政权情有独锺。比如,一位着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首位美国得主萨缪尔森(PaulSamuelson)在1961年版畅销教课书《经济学:入门分析》中告诉大学生:苏联经济比美国经济增长更快。但金里奇说,这完全是谎言。

中美贸易战中共耍花招;有马克思主义的背景

在当今的中美贸易战中,金里奇说马克思主义实验没有好结果似乎再次验证。

中共6月3日就美中贸易谈判发表声明说,两国第3轮经贸磋商取得了积极、具体进展,但如果美国实施包括加征关税,双方谈判达成的所有经贸成果将不会生效。

美国之音报道,但事实上,目前美国还不清楚中国所说的“成果”具体是什幺。美国此行的目的之一是要求中国作出长期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美国谈判方自罗斯部长到达北京后就未对媒体发表评论。

一位了解罗斯访问中国大陆计划的、没有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说,美国方面没有对这次谈判抱有很多期待,罗斯此行的目的是让对话维持下去。

另一方面,围绕属于中美摩擦根源的高科技领域的霸权之争和知识产权保护,此次似乎并未展开深入讨论。声明也几乎并未提及进口扩大举措以外的主题。磋商时间仅为2日下午和3日上午,时间较短。

此前2轮磋商都有财政部部长姆努钦、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罗伯特·莱蒂泽参加,但此次只有罗斯。对于投入巨额补贴发展半导体和人工智慧(AI)的中国的产业政策,主要是罗伯特·莱蒂泽表示批评。中国也不打算在高科技领域作出让步。即使在部分消除贸易逆差方面取得进展,广泛意义上的中美贸易摩擦问题或许也将长期持续。

另外,日经中文网报道称,美国总统川普对中美贸易改变态度的背景似乎是朝鲜问题取得进展。有分析认为,随着在不通过中国的前提下与朝鲜直接展开对话的环境形成,川普认为通过贸易谈判向中国施加压力变得容易。川普也表示,“与中国谈贸易时,总在思考朝鲜问题”。在6月12日的美朝首脑会谈之前,朝鲜问题如何变化,或将对川普的判断产生影响。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