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4) :华山不论剑

2020-06-10 作者: 围观:617 63 评论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4) :华山不论剑

(华山的牌楼)

第四天的行程,华山,其实是A君在出发前讨论行程时要求的。由于我自己过去在台湾时跟爬山社团登山时有过不好的经验(因为自己的能力与经验不足,差点拖垮全队),所以我当时是很排斥在没做好準备的状况下去爬山的,我只是想要休假啊!!!不过经过旅行社的介绍,似乎华山是个老少咸宜旅游热点,所以在满足旅伴的愿望又不牴触休假的本质下我就报名了。

前往华山的那天,下着雨,因为飞机行李重量限制的关係,我没有带雨伞,原本想就这样硬上华山的,但是看了雨势短时间之内不歇,还是跟小贩买了雨衣与手套。游览车并不像第一天直接把我们从旅馆送到目的地,可能是当天行程安排的关係,游客也很多,旅行社把大家集中到当地的一个体育馆,然后再重新分车準备前往各自的目的地。虽然出门前去过厕所了,但是想说路途遥远,还是先解个手再说,而那个地方唯一的厕所当然就是体育馆的厕所。

大家可能很难想像那是一个怎样的体育馆,基本上他长得感觉很像民国70年代的台北体育馆,虽然很老旧,但是有很多穿着制服的中小学生在那边热身,让人有一种很怀旧的感觉。体育馆的厕所,也是很「怀旧」的厕所,小便的地方就是一个水沟没有挡板的,大便的地方是有隔间但是没有门的,气味当然是非常的「浓郁」,不过既然只是来上个厕所,别人不觉得奇怪,我们就不觉得奇怪了,不过我内心仍有一丝的不安,总觉得等一下会发生什幺大事。回到车上,A君也回来了,他忽然大笑着对我说:「我跟你讲我看到一个很经典的画面,那里的厕所都没有门耶!」是的,你知道、我知道、独眼龙也知道那里的厕所都没有门,但你需要昭告车上的老伯跟大婶吗?

我自己的早餐在出发前就快速的吃掉了,另外买了两个回民风味的饼放进包包要当作中午时在山上吃的午餐。因为前一次跟团的时候导游就提醒大家不要在车上吃东西,所以我出发前也提醒他快点吃完不要带到车上。A君的买了一个蔬菜夹饼当早餐,然后,是的,他还是留到上了车才吃了他的夹饼。原本低调的吃夹饼也就算了,但是他的夹饼味道非常浓郁,浓郁到车上的老伯都发了声:「车上怎幺有奇怪的味道啊?」A君依然开心的吃完他的早餐。中午的时候,我把要当作午餐的饼拿出来,A君忽然大笑,他说:「早上老伯说有奇怪的味道原来是这个啊!」我完全无语,原来他从头到尾都没意识到是他的饼让老伯抗议了。我们可以用逻辑思考这个问题,这两个回民风味饼是密封放在我包包里的,如果真有味道外洩的话,他应该早就在车上发现了,不过他当然没发现,因为没有味道外洩,算了,我也不想解释了,你开心就好。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4) :华山不论剑

(华山一隅)

过去上华山是很困难的,但是现在有缆车,所以我们可以搭缆车到山上,然后直接在各峰间游走,省时省力,难怪可以老少咸宜。要搭缆车前,A君跟我说,上缆车之后他眼睛闭一下,等到了再叫他,我想说可能他觉得搭缆车很无聊吧,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正你睡你的,我自己欣赏沿途风光。登峰缆车是八人座的,我们搭的那一车除了我们两人以外,有两个同行的男生、一个独行的正妹、还有三个同行的大妈。一进车厢我就呆掉了,A君一个人缩在车厢边,双眼紧闭、全身发抖,我在无预警的情况下不知道该怎幺办,其他人都觉得搭缆车很high,但是我的旅伴在旁边喃喃自语,我只好开始跟大家讲一些轻鬆的,缓缓情绪的,不过A君当然是不会理我的。一段时间后,大家聊开了,正妹忽然问我说:「你也是一个人来吗?」我说:「不,我跟他一起来的。」我指着A君,其中一位大妈说:「那他这样怎幺办?」我说:「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等到站应该就好了。」本来应该开开心心搭缆车、看绝景的,结果我全程好像罪人一样,果然一下车,A君又恢复活力了。一路上我的压力是很大的,因为其实前一天去城墙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体力很差,不过不管怎幺说,还是撑完了全程,不过真正的爆炸是在晚上。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4) :华山不论剑

(西安钟楼夜景)

结束后,我们搭游览车回到市区,吃过晚餐后就要搭地铁回旅馆。西安的人虽然不如北京壮观,但也是不少的,地铁当然也是很壅挤的,虽然我没看过A君在日本挤电车的状况,但是我十分肯定他并不想跟西安人有肢体上的触碰,在电车上他的脸挤得跟包子一样,不断地小碎声骂旁边的乘客,不过电车里吵,没人注意到就算了,结果出了车厢,搭手扶梯要离开车站时,他出声说了以下的内容:「我在这边的地铁有两大发现,第一,进站居然要安检,吓死我了,第二,大陆人素质差好多,都不让人先下就想挤上车。」没错,跟往常一样的,旁边都是人,所以我暂不出声,等到我们完全离开车站之后,我对他说:「台北几年前也都还是如此,这有什幺好讲的?能不能多看看人家优点,不要老是抓缺点,比烂根本没意义。」A君反驳道:「我只是说出我的感想,难道不能说感想吗?如果连感想都不能说我乾脆闭嘴好了。」是的,我真的很希望你闭嘴,就算不能闭嘴,至少在「人群中」闭嘴,为什幺你老是要在人家面前发表你的感想呢?

于是我终于爆炸了,我说出了这趟旅程所有的不满,正确的说,我讲出了我对他的不满,作为「朋友」,我认为我应该要讲出他处事的问题,虽然这些东西在出发前就谈过了,我也是基于信任所以答应让他跟,但是他不仅仅没做到,甚至情况比想像中的还要失控,我对他说:「也许其他人听你讲这些歧视性的抱怨,他们也可以跟你嘻嘻哈哈地搭搭腔附和一下,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做为朋友必须要点出你的问题。你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出社会了没办法跟其他人相处,如果不反省会有很大的问题。」想当然尔,他完全不能接受,开始对我用酸言酸语人身攻击,最后我就不讲话了,两人就沈默地回旅馆。

(待续)

没有追齐吗?请见以下延伸阅读

我的恐怖旅伴:楔子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1) :真正的噩梦 一定是从第一秒就开始的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2) :我的旅伴有轻功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3) :长辈的脸也绿了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5) :最终回-结束就能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