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者、地方环保局爆回收做白工,为什幺那些垃圾回收后还是进了焚

2020-06-15 作者: 围观:774 68 评论

近年民众环保意识抬头,纷纷开始着手垃圾分类及资源回收,美国《华尔街日报》2016年曾报导台湾是「垃圾处理的世界天才」,讚扬台湾回收利用率高达55%,优于美国的35%,然而现在却传出彰化及台中因资源回收物价格跌到低点,废玻璃 、薄塑胶、保丽龙等回收物等许多收物全都被送进焚化炉烧毁,也让民众大叹,那幺努力回收是「白做工」了。

业者:回收价格差不划算

《联合新闻网》报导,有回收业者表示,回收纸类5年前每公斤还有5元,现在砍半仅剩2.5元,宝特瓶也一路掉到每公斤4元,薄塑胶、保丽龙和装过食物的纸容器,回收场根本不收。

许姓回收业者说,塑胶袋、便当盒、饮料杯盖等「薄塑胶」回收价每公斤约10元,由于太髒的薄塑胶,回收工厂不收,若要水洗后出售,不仅耗人工,手续也太麻烦;有塑胶淋膜的便当盒等纸容器,回收业者也不爱,因为处理实在太麻烦,清洁队员回收后,最后还是进入焚化炉烧掉。

台中市资源回收场郑姓业者说,现在以废玻璃回收价最便宜,1公斤才几毛钱,且分类最複杂,除了要分色,瓶身有标籤、贴纸都要撕掉,几毛钱根本没赚头,「玻璃回收,都收假的」,因为分类困难最后都被打成细细的玻璃砂,混在地砖或柏油路面。

彰化县环保局科长叶镫嘉坦言,塑胶製品中,「薄塑胶」最没有人要,尤其国际原油价格降低,厂商觉得直接用新的材料会比用回收材料来得划算,因为回收物还需要挑选、整理、清洗,回收处理过程还会製造汙水、废气等汙染,以纸容器为例,须处理内衬的淋膜,无法直接再製利用,也成为回收场的拒绝往来物。

电子发票、纸杯原来不能丢「纸类回收」?造纸公会点破台湾回收迷思你知道咖啡纸杯其实很难回收吗?为了防水加入PE,普通回收工厂可处理不了环保团体:源头减量才是真的

看守台湾协会去年就曾针对环保署回收率召开座谈会,指出目前台湾引以为傲的垃圾回收率,其实有很多黑数,垃圾量不断缩水,回收量却一直灌水,导致漂亮的数字背后隐藏的其实是逐渐恶化的台湾垃圾回收体质,包括已经扭曲的村里资收站、累死清洁队员的垃圾收运模式、无法清楚掌握的废弃物产源与产生量。

绿学院也发文指出,所谓的回收率,是找到接手的下家,顺利把手上的废弃物转出去,至于实际上有没有回收再利用「无所谓」,其实算回收率这件事本来就很为难政府,不是每包垃圾都有晶片,环保署能做的就是看各个单位申报的量,然后加以推估,没人有本事明确知道这些废弃物中有多少比例转成回收商品,所以计算上,只要是有「再利用」,就算是有回收,可以算在回收率里。

垃圾回收率破5成的台湾,只收回10%咖啡纸杯:问题出在哪?

看守台湾协会表示,什幺资源回收率都是假的,只有源头减废才是真的,到「回收废弃物处理机构查询网」一查就知道台湾有没有办法全面回收,呼吁民众一起减少垃圾製造,

脸书社团「不塑之客」里也对此新闻热烈讨论,鼓励大家应该重新排序自己的思考,从不用→ 少用→ 重複使用→ 回收再利用,希望人人从日常生活做起,减少製造不必要的垃圾。

《环境资讯中心》报导,看守台湾协会的秘书长谢和霖指出,从政策上让塑胶製品的材质走向单一化、除毒化,也是一种改善的作法;举例来说,在薄塑胶的使用上,谢和霖建议可以从大型量贩业者的「逆向回收」开始做起;大卖场、连锁店可以将自家的生鲜食材包装改採较耐用的材质,再请消费者拿回卖场回收。塑胶封膜经过物流回收后,便可在灭菌、消毒后重複使用。

电子发票、轻便雨衣该回收还是丢垃圾?十种生活中易混淆的日常用品她翻了29个垃圾桶之后:6成知道如何分类,但97%饮料杯丢错厨余不是一般垃圾!回收不确实可能产生「戴奥辛」环保署:宝特瓶玻璃瓶价格稳,薄塑胶确实回收不易

《苹果日报》报导,环保署回收基管会说,包括宝特瓶、玻璃瓶等业者应回收项目,回收价格及回收率都稳定;非强制回收的废纸、薄胶项目,环署废管处将进一步了解地方环保局面临的困难,并要求不得拒收民众交付的回收物品。

环署回收基管会组长李守谦说,宝特瓶跟玻璃瓶都是应回收项目,环保署都有回收补贴,分别是每公斤4.5元跟0.85元。回收场收购价格再加上环署补贴,宝特瓶每公斤可收到9元到10元,玻璃瓶每公斤也有2元到3元。

李守谦说,如果真有回收业者收到这幺低的价格,应该是最下游的回收盘商,因为赚取利润开出的价格,或是要卖回收的玻璃瓶没有分类,才会开出那幺低的价钱。他强调,这几年的应回收项目的价格都维持稳定,且宝特瓶回收率达到95%以上,玻璃瓶也都有8成以上。

至于非「应回收项目」,这些年使用量非常大的袋膜类纸杯、便当盒等容器,因为都会薄薄一层塑胶膜,的确回收不易;环署废管处长赖莹莹说,环署推动从2020年起的每个5年3阶段减塑、禁塑目标,包括吸管、免洗餐具、塑胶提袋跟一次用饮料杯,就是要减少这种塑胶薄膜产品使用。